新文档

这篇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Hexo 又没有缺省的文件名,就随便叫一个好了。

本文多图警告


高二的生活令人不适应:全新的教室、全新的同学、全新的舍友、90%新的老师(10 门高考科目只有班主任认识,是高一的数学老师)。

8 月 20 日

收到分班安排表和班主任安排表,和其他 6 个高一时的同学(4 男 2 女)一起被分到了 14 班,高一时教我们的数学老师是班主任。

8 月 23 日

收到寝室安排表,我和其他 4 个高一男同学平均分布在了 B214~B219 中的 5 个寝室,完美地错开,排寝室的老师是个天才。

⬆这张图当然是裁过的,为了凸显特征

8 月 25 日

在前往学校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晚自修第一节

可能由于前班主任或某高一同学的言语,我被班主任安排为电教员(俗称管电脑的),理由是听说我技术挺好。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数学老师(班主任)认为的电教员,就是打字很快的人——电教员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做一份班里的座位表。人名本来就难打,特别是带了几个生僻字的。晚自修开始没多久,我就被老师叫出去了。一路跟随班主任到办公室,在他的电脑开机的时候我还想着挺简单的,就搞个 Excel 表格就行了。但是 MacBook Pro 的巧克力键盘打习惯了,打买电脑送的廉价的传统键盘手真的超级累。我边打字边听班主任和其他老师从办公室恋情聊到校长老婆凭教育局的关系抓到举报学校周六补课的同学从学校伙食水平聊到哪个学生最难管。班主任时不时地瞄一眼我,看到我按下了 Control+S,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大块塑料泡沫板,目测 50~70 英寸大,上面应该是隔壁班的座位表,还带大头照的那种,背景是蓝绿色渐变,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涌上心头。这个时候,他开口了。

“你说能不能搞成这样子的,弄的像这样好看一点的,到时候我们把它贴在教室的墙上……”

我的内心 OS:

但我面对的是一个来自陕西的北方大汉啊!!!我猜我如果说出上面那句话,他的内心 OS 就会是这样的:

因此,我只好说:emmm,嗯,可以的。

u1mhXJNTPVjDBAF

不管怎么说,没有作业的晚自修,除了看课外书,还真的没别的事了。开学第一天就在办公室搞电脑,还蹭了好久空调,消磨了无趣的时光,行,这波也不亏。至少目前他好像还没有找我做背景的意思,希望他能忘掉这事吧。

提心吊胆地给照片留出位置、调整细节后,班主任回家,我回教室。趁着课间同学都去找以前的同学、教室里只有三四个人的时候,

[系统提示] 您的好友【本站站长】正在使用技能【公然玩电脑】
我悄悄的按下了开机键。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也许是因为一暑假的闲置,它一直到上课铃响他都没开起来。

第二节晚自修

上课铃响前 10 秒我和同桌出去打水,因为教室在高二栋,饮水机在高三栋,来回大概有一二百米。当我慢悠悠地走进教室坐下,前桌突然回过头来说:

“你现在是英语课代表了。”

他的语气平静中混杂着一点暗笑,从容的面部肌肉下像是藏着几丝怜悯。我用我当时能发出的最淡定的声音问道:

他继续说:

“刚才选课代表,后面很多人都选你,然后班长说就你了。”

vc38Lr69MkbQte2

有人发出了阵阵轻笑。我回过头,用我认为可能很凶狠的表情看了他们一眼,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是谁笑的。在他们看来,我当时看起来可能是这样的:

过了一会儿,班长拿着一张纸,向我缓缓走来。走近之后,我看到,就在那张纸上,“英语课代表”和后面的几个字,就像是上帝在对我说:

因为我多年来不当课代表的经验告诉我,课代表(尤其文科)要站在讲台上面对全班同学求知若渴和老师充满期待的眼神领读。而交作业的时候,如果同学们非常认真,每个人都按时交了作业,那就意味着课代表不轻松了——他要搬着可能比自己还高的作业塔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办公室蠕动;如果同学们水了一波作业,交上来的只有寥寥数本,那就说明课代表又不轻松了——他要凭借强大的心理素质,顶着老师怀疑的眼神,硬是说所有人的作业都交了。再说了,我要是当了课代表,那我带头不写作业的罪名就确凿了……


接下来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

8 月 25 日

终于到了回家的日子了!!!但是乐极生悲,在上技术课的时候,我忘记拿回 U 盘了!!!我好不容易才刷好的 Win + Mac 二合一恢复盘啊!!!希望没有缺德人士把它拿走,让它静静地在那里过几天,等到我下一次上技术课的时候能失而复得。

9 月 8 日

值得令人高兴的是,我找回了我的 U 盘。

分享到: